当前世界***主流、***有影响力、***具商业价值的两大格斗项目,一个是拳击,一个是综合格斗。拳击是一项直接、实用、犀利的百年竞技,尽管“后泰森时代“市场停滞,但梅威瑟、帕奎奥仍雄踞福布斯体坛富豪榜前两位,一场拳的报酬超过梅西、C罗、詹姆斯、科比全年收入之和。而新兴的MMA无限制******格斗,号称是能施展所有技击术的开放舞台,以UFC为代表,近些年上升势头迅猛,被福布斯评为世界品牌价值****0赛事。拳击和MMA两大领域国内拳手亮点匮乏,没有一位现役职业拳击世界冠军,没有一个选手可以取得UFC数字赛正赛胜利。但一个奇特的现象可能被大家忽略了,在自由搏击项目上,先后涌现了不少接近世界一流的中国勇士,比如“柳腿劈挂”柳海龙,比如“铁煞拳王”周志鹏。

假设中、日两国进行一场比武大会,无论是比拳击,还是比MMA,我们都会毫无悬念的失败,甚至输得比国足还要惨。但如果是比拼踢拳,魔裟斗、佐藤嘉洋退役后,日方还真找不出几个狠角色,君不见,钓鱼岛敏感时期解放军拳王周志鹏单刀赴会,在日本东京两国竞技馆KO日本“武士”森孝太郎,震动东瀛拳坛!

太极拳名家阮经正对此解释说,中国功夫的实质形态是“下盘功夫”,闪转腾挪、纵横往来,倾向“尚智用巧”,并且极为强调“站桩”。武谚曰“教拳不教步,教步打师父”,武术的精髓不是“手搏”,而是“腿功”,黄色人种重心低、腿脚灵活性是欧美壮汉无法比拟的。邹市明为中国拳击实现奥运******零突破,说穿了靠的不是拳头,而是脚踩风火轮的步伐。

其实,东方武术几乎都属于下盘格斗技,泰拳的腿法杀伤力远远超过了拳法,播求之所以成为泰拳皇帝,就是靠平时一脚踢断一棵芭蕉树的魔鬼训练!韩国跆拳道在奥运赛场上,甚至只可以脚踢,不允许上手。日本极真空手道的“月亮蹴”、“舍身踢”更是足以一招致命的杀人技。——相对来说,日本武学也并未荒废“手搏”,长期浸淫柔道和相扑文化,所以其MMA高手的地面技在亚洲无敌。

拳击禁止腿法,MMA虽然“无限制”,但封杀“足球踢”之后,比赛不是站立拼拳,就是地面缠斗,并非东方武学膝腿***理想的用武之地。故而站立格斗需要一项*********大赛,完成承载东方武学体系的历史使命!

日本的K-1大赛曾经享誉世界,可惜固步自封,鼓吹民粹主义,力捧魔裟斗等“大和英雄”,禁止运用连膝,以限制播求为首的泰拳王,导致失去人心彻底没落。当下,中国民族原创赛事IP昆仑决强势崛起,被国际权威搏击机构Combat Press评为2015年度******自由搏击赛事,击败了GLORY、 Lion Fight、K-1。
昆仑决之于站立格斗,就像UFC之于MMA,姜华的昆仑决只要吸取K-1的惨痛教训,就非常有机会搭建一个东方武术的******平台,与拳击、综合格斗分庭抗礼。未来的昆仑决大赛,中国功夫、泰拳缅甸拳、日本空手道、韩国跆拳道(当然也欢迎欧洲踢拳)都将在实战切磋中促进产业繁荣,继而激励和磨练出足以挑战西方现代搏击术的东方武者。
如今武术有“雌化”(舞术)、“妖化”(巫术)的趋势,丧失了***基本的技击属性和阳刚之气。西洋搏击是伴随现代运动科学崛起的,极为重视强度、密度和力量,欧美拳王们均是一派赳赳武夫之相。而传统武术的病根就出在缺少高强度训练和实战上,某门派掌门跟我说他做梦悟出了新的招数,脑补出的拳法对阵擂台检验出的拳法,那不是找虐吗?所以传武人士只能拼祖宗、讲故事,或者表演胸口碎大石的魔术杂技。
一旦传统武术借鉴现代搏击训练模式,去芜存菁,求新求变,过滤掉华而不实的花架子,提炼出行之有效的打法,是完全有可能在擂台发挥作用的。——解放军拳王周志鹏打铁砂、打树叶,打一切硬物和软物,提高出拳的力度和准度,练成了神秘功夫“铁煞拳”,近一年来场场KO对手,这就是一个传统武术用于实战的例证。(诚然,周志鹏原本就有很好的拳击基础)
东方武术尚“圆”,迂回曲折,重时机、重巧妙;西洋搏击尚“直”,血性刚烈,重力量、重速度,二者本无优劣之分。只是因为远离擂台、远离实战,远离搏击科学,成天意淫功夫电影、武侠小说,我们的国术才沦落到现在这般田地。
幸好,大国崛起的中国极为重视武术的强国强民作用,******确定武术力压乒乓球成为“校园项目”,国务院46号文件鼓励搏击产业和格斗赛事发展,昆仑决大赛肩负起了振兴东方武学体系的重任,周志鹏等搏击运动员也都试着从传统武术里汲取营养。东方武术击败西洋搏击绝非不可能完成的任务,但这需要擂台一次次真刀真枪的挫折与失败历练,而不是躲起来装神弄鬼。
昆仑决创始人姜华坦言欢迎传统武术高手登上擂台,如果说不想抛头露面、不屑争名夺利——那么,弘扬传统文化、传播中华武学,这个理由够不够?(四川康泉文武学校武术家 李康泉)